《钗头凤》--陆游和唐琬的爱情悲剧

   钗头凤
陆 游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钗头凤
唐琬 和词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乾,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尝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陆游的《钗头凤》词,是一篇“风流千古”的佳作,它描述了一个动人的爱情悲剧。《历代诗馀》记载,陆游年轻时娶表妹唐婉为妻,感情深厚。因陆母不喜唐婉,威逼二人各自另行嫁娶。十年之后的一天,陆游沈园春游,与唐婉夫妇不期而遇。此情此景,陆游“怅然久之,为赋《钗头凤》一词,题园壁间。”这便是这首词的来历。  传说,唐婉见了这首《钗头凤》词后,感慨万端,亦提笔和词一首。不久,唐婉竟因愁怨而死。此后,陆游北上抗金,又转川蜀任职,几十年的风雨生涯,依然无法排遣诗人心中的眷恋,六十七岁的时候,回到沈园,看到当年题《钗头凤》的半面破壁,事隔四十年字迹虽然已经模糊,他还是泪落沾襟,写一首诗以记此事,诗中小序:”禹迹寺南有沈氏小园,四十年前尝题小阕壁间,偶复一到,而园主已三易其主,读之怅然”,在诗中哀悼唐婉:”泉路凭谁说断肠?断云幽梦事茫茫。”后陆游七十五岁,住在沈园的附近,”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写下绝句《沈园》二首:”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自行作稽土上,尤吊遗踪一泫然”,就在陆游去世的前一年,他还在写诗怀念:”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这是一种深挚无告,令人窒息的爱情,令人垂泪。
在这个世界上,也许什么都可以勉强,什么都可以替代,惟有感情无法勉强。陆唐二人虽都改娶改嫁,然而“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据说,唐婉的后夫是陆游的表弟赵士程对唐婉甚为理解,怜爱有加,就连陆唐偶然在沈园相见,也是他按唐婉的意思差家童给陆游送去了酒肴,想必陆游后妻王氏也应是温良贤淑之人吧。王氏和赵士程都是善良而仁义之人。然而,爱情的法则却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婚姻无爱,拥有的也只是一具躯壳。如此一想,不免为赵士程和王氏感到悲哀。
虽然事情结局是悲惨的,但是每一个人的出发点都是爱,而不是仇恨,甚至包括陆游的母亲。但是,世界上许多事情是没有办法诠释的,这种没有恶意而导致的悲剧,在历史的长河中不断重复,告知人们爱情并非一个简单的事情,同样也与善良无关。 “情为何物,与日俱深而谈,最后便自然脱落出某种契阔的相知”,用这样一段话恰巧可以形容陆、唐之间的幽幽情思,爱情作为生命的历验,大抵如此,而这是一种中国式的爱情。

本文遵守署名-非营利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协议,转载请保留本段:冰丝带雨 » 《钗头凤》--陆游和唐琬的爱情悲剧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