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海岸路的臊子面谈起

[youziku id=20a41a5a5ced426988bdb36145ed289a]

 

海岸路,位于海南省海口市美兰区人民大道北段金海岸罗顿大酒店南侧,是一条小到不能再小的胡同。

之所以从这个小胡同谈起,不是因为许多打扮时髦穿着省料的女子经常借道从这里出入金海岸水疗会所,而是因为这里有一家很特殊、很美味的臊子面店。

小店是黑色的门面黑色的招牌,在两个水吧中间特别显眼,招牌上用楷体方正的印着 过桥米线 四个大字,打小店门口5米外就能闻到的香气引得路人不时驻足而望,而如果有客观进门询问米线怎么卖的话师傅一定会微微一笑:不好意思,今天只有手擀面了。

所谓的手擀面有许多种,一些不地道的店机器压出来拿擀面杖象征性的压几下就是手擀面了,而海岸路这家店的面确确实实是老板的父亲母亲从早上天不亮开始,一下一下赶出来的。偶尔馋了来的早了些还得等一会才能吃上。就是这么一家小店,需要老板一家三口从凌晨四点买菜开始一直忙到下午9点结束。偶尔我下晚自习十一点多路过小店还能看到老板母亲忙罗的身影。

之所以要忙碌,是因为这家店的主打面是臊子面。臊子面,面条细长,厚薄均匀,臊子鲜香,红油浮面,汤味酸辣,筋韧爽口。臊子面的精华在汤,臊子里的肉一定是带皮的瘦肉,而且要加适量的辣椒和菜丁。 更多地秘诀老板就没有告诉我啦~  不过这臊子面吃的时候我习惯加一点花椒油,那种酸、麻、辣配上肉末的香和面的口感~哎呀流口水了。

人有旦夕祸福,天有不测风云,老板的父亲年纪大了,在一次煮面中不小心烫伤了自己的腿,而海岸街的另一边又开了一家陕西面馆。

终于有一天,我在黑色招牌的下面看到了小店转租的小招牌。那天老板很多话,和我讲了开店的艰辛,5平米大的地方,转让费是7万,杂七杂八加起来老板拿出了10万左右,老板还感叹道现在的食客都先看价格,涨5毛钱就可能做不成生意,不涨价又可能赔本。我问老板为什么给我的面比别人的多,老板笑笑~说那面是他母亲手擀出来的,宁肯多给喜欢吃的客人吃点,也不愿意让一般的食客省下。我走时拿出了10块钱,老板很郑重的找我4块,还说以后想吃随时来家里,我当场给你做。

那是11年的事情,从此以后我没有在海岸街看到过老板和老板的家人。

没过多久,一部美食纪录片在CCTV1台循环播出。片中提到广州有一种传统的面食叫做竹升面。看到那家店主忙碌的身影我又不觉得想起了那位承诺随时都可以去他家吃面的老板,也想着什么时候去广州可以尝尝这竹升面。

事事往往就是这么不如人意,就在今晚我才知道竹升面这家店在CCTV循环放了几遍纪录片后不得不关门了..原因不是顾客太多,而是房东涨价。我忘不了那老板坐在招牌前,无神的两眼茫然望着前方的一幕

我觉的这不是房东的错,当这个社会的所有人都认为挣钱是最重要的时候,谁还会在乎开竹升面的小店呢?谁还会珍惜那拖着一条烫伤的腿的老人一把一把擀出来的手擀面呢?

我记忆中还有一幕更悲惨的场景:那是在1999年之前的家乡,家门前有位修鞋的老师傅。老师傅真的年纪很大了,身上的军大衣已经发霉,脚上的解放鞋也沾满了泥土。他每天都在小区门口坐着,身前摆着一个最古老的修鞋的机器,手摇的那种,哪家的鞋跟掉了或者皮鞋开胶了首先想到的一定是这位老人。

一天我和我的小伙伴放学回家在这个路口等另一个小伙伴,看到一个身着红色低领mini裙的女士 女人 女的手里提着一双断了根的高跟鞋来找老师傅。老师傅问了几句就开始了工作,他先在破旧的工具箱里翻找起胶皮来,最后在一个小信封里拿出了块被保存的很好的补丁皮。接着他拿起了手挫和切皮刀精确的顺着接缝切开了鞋跟。到这里一切都很正常,下一刻那个女的疯了一般的叫了起来“你怎么给我切下来了”“我这鞋子花了180块从商场买的”“让你补一下怎么就给我切开了”“你要赔我钱,要不我就拿走你的工具”……

经过一番争吵与拉扯,老人很委屈的说道“我没有钱”,仿佛是为了证明一般老人的手伸到衣兜里拿出了5元钱“今天就挣这么多,还得准备着买两个火烧中午吃”“要不你拿去吧,我不吃就是了”。

再往下我不忍心写了,总之老人借了另外一个补鞋匠50元钱赔给了红衣女,红衣女仿佛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一步一步摇着走了。

我不知道50元钱老师傅要用多久来还,但是第二年以后,老师傅就再也没有在楼前出现过。

我记得做面的老板跟我说过,臊子面,主要是靠臊子里的精瘦肉,大家吃面的时候都想多要一点肉,但是没有了醋、味精、胡椒、辣椒等佐料,这碗都是肉的面吃起来就不是滋味,甚至是充满了肉的腥味。

这个社会一样,没有人不喜欢钱,但当人们的眼里只有钱的时候,当人们认为“善良”“感恩”“珍惜”等珍贵品质都是佐料的时候,那么整个社会品尝到的将是金钱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就像倒地不起却没人扶的老人,就像关门的竹升面,就像那我可能无法吃到的海岸路的臊子面。

 

[/youziku]

本文遵守署名-非营利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协议,转载请保留本段:冰丝带雨 » 从海岸路的臊子面谈起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